• 德文简介-German
  • 法文简介-French
  • 英文简介-English

美国家庭争抢中国互惠生【图】

发布时间:2008年8月19日 来源:中国互惠生服务中心网
美国家庭争抢中国互惠生

                                                                 互惠生小璇和其寄宿家庭的孩子亲如姐弟。

 

美国家庭争抢中国互惠生

 

 

小璇和外籍朋友们旅游。

 

 

  “I am from China!”26岁的深圳姑娘邱传璇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向周围的外籍朋友自我介绍时总是以这句骄傲的“出身”作为开场白。与其他单纯来美国工作、学习或旅游的人比起来,她的身份比较“特殊”:在美国4个月了,她有一份固定的工作:为一对美国夫妇照看两个儿子,帮助他们了解中国文化,每周有157美元的生活津贴、每年有500美元的学习津贴;有固定的学习计划:进修英语和计算机专业课程;另外抽空和新认识的外籍朋友去旅游。

  “每周有固定的工作时间,每天不超过10小时,每周不超过45个小时,一般周末有休息,每年有两周的带薪休假。”之所以让她这么与众不同,全因为小璇是以“互惠生”的身份远赴重洋。小璇不是第一个来到美国的中国互惠生,当记者通过网络远程采访她时,她告诉记者,这里有不少来自内地的互惠生,尤其赶上今年举世瞩目的中国奥运,越来越多的美国家庭欢迎来自中国的互惠生。他们仰慕东方文明古国的历史文化,有特殊的中国情结,希望自己的孩子从小能够通过中国互惠生学习中国的语言和文化。

  一个简单的决定改变生活

  2006年,邱传璇从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在一家美资公司做计算机方面的工作。假如生活不出什么意外,她就和其他普通上班族一样,过着朝九晚五的平淡生活。然而2007年9月当“互惠生”这三个字闯入她的视野,也因此改变了她的生活、思维模式。

  当时,第一批中国互惠生刚刚登陆美国不久,美国的《纽约时报》还对她们进行了深入报道。小璇一下子被这些信息吸引住了。小璇尝试着给广州一家招募互惠生的机构:广州傲培商务咨询公司发去一份申请邮件。经过慎重考虑,小璇决心迈出这一步,到大洋的另一边去看一看。她开始了将近半年的准备和一系列的培训:英语听说能力的提升、家教经验培训、考取驾照、了解美国的相关文化、法律等。

  其实,不仅在当时,即使现在,对大部分中国人来说,“互惠生”依然是个新鲜词。所谓“互惠生”,其实在欧美国家已有近百年的历史。简单来说,“互惠生”类似于给外国学生或年轻人提供在异国勤工俭学开阔视野的机会。但由于工作机会大多是为寄宿家庭服务,所以常被人误以为是去国外当“保姆”,中国来的一些互惠生起初也不被家人理解。“因为工作机会大多是寄宿家庭服务,有亲戚朋友就担心我是去国外当‘保姆’。”

  不过,带着梦想和执著,小璇也得到了家人的支持,于今年4月顺利“登陆”美国。

  互惠生生活不单调

  2008年4月7日,小璇来到纽约,和来自世界各地的60多位互惠生一起参加了为期4天的“业务培训”,了解美国的文化、法律,以及如何照顾小孩。

  4月中旬,她在西雅图寄宿的家庭——莫尔顿一家从机场把她接到家中,从此开始她的互惠生生活。大孩子叫乔舒亚(JOSHUA),今年6岁,小儿子叫艾瑞(ARI),才3岁。小家伙们见到小璇一点也不认生,还带了一个礼物送给她。一家人热情地把小璇接回家,并专门为她腾出了一间房间。她每天的工作时间从中午12点开始到晚上七八点结束。负责接送家中的两个男孩上课、放学。教导他们一些简单的中文、数学、绘画等等,之后陪一家人晚餐。剩下的其他时间,由她自己安排。

  “能在国外得到一个工作+学习+旅游的机会实属不易。”小璇说,作为“互惠生”,她可以有选择的安排走访自己感兴趣的大学,约见学校的老师,更有助于选择理想的学校,也增大了被录取以及拿奖学金的机会。现在,她每周二和周四晚上都要去上2个小时的英语课,以后,她还想去进修一下计算机专业。除此之外,她在利用空余的时间安排了旅游,并认识了不少外籍朋友,前不久她还和朋友去了趟加拿大。她将她在美国的一系列见闻,写进了自己的博客,和远在深圳家乡的家人朋友分享。

  “互惠生和保姆最大的区别在于工作的重心不是照顾孩子的生活,而是陪孩子玩耍,并在玩耍中让他们了解中国文化。” 小璇说,这才是很多美国父母愿意千里迢迢把像她这样的“互惠生”从中国请到美国来的原因。“可以在异国他乡有这样一种人生经历,英语、交际能力方面得到提升,一些因经济困难放弃出国梦想的人也可通过该途径得到这一机会。”

  邱传璇表示,在美国生活的这几个月里,给她带来的不仅仅是工作学习和旅游方面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开阔了自己的视野:听课、听名人演讲、参观嘉年华、旅游、和新认识的外籍朋友探讨各种问题。在一次加拿大温哥华之旅,登上温哥华最高的大厦瞭望整个温哥华时,她不禁想起了深圳的地王大厦!小璇说,打算在这一年时间里,多体会多学习多吸收,未来她或许也可以从事中美文化交流的工作,把她在美国的感受告诉给更多的中国人,也让更多的中国人像她一样到美国来传播中国文化。

  中国互惠生走红美国家庭

  其实,接纳小璇做互惠生的默尔顿夫妇是普通的美国人。默尔顿也是计算机工程师,跟小璇算是同行,妻子戴娜为照顾孩子已在家当了好几年的家庭主妇。2004年,因为默尔顿的工作关系,他们举家来到中国上海,并在那里生活了两年。从此,他们对中国就有了感情,两个孩子更是很快就学会了一些简单的中文。回到美国后,默尔顿夫妇非常怀念在中国的生活,而且不希望孩子忘记中文,加上戴娜想重新上班,所以他们决定请一位来自中国的互惠生来照顾孩子,而不是仅仅请一个保姆。

  与邱传璇一样来自中国的互惠生还有很多,如来自肇庆学院的黎焜宜、来自湛江的刘晓夏、来自青岛的唐伟等等。小璇告诉记者,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在关注中国发展以及学习中国文化,眼下,美国社会中上阶层人士越来越重视培养孩子的国际视野和汉语能力,收养中国孩子的美国家庭也日渐增多,使得来自中国的互惠生在美国日益吃香起来。中国互惠生是目前为数不多但正迅速增长的群体之一,她们是近年来在美国掀起的中国文化热的最好体现,尤其今年的北京奥运会让更多的美国家庭欢迎来自中国的互惠生。

  负责把小璇成功送至美国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互惠生”项目(au pair)以前主要面向西欧,近几年才开始从其他地方征召互惠生。最近两年,需要中国互惠生的美国家庭数目增长惊人,中国互惠生呈现供不应求的局面。据监管“美国互惠生组织”的美国留学研究所主席威廉·格特茨说,参加这个交流项目的都是中上阶层家庭,他们看到了时代发展的潮流,不甘落后。但是,报名的中国互惠生太少,打着灯笼也难找。

  机会和挑战并存的“出国路”

  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讲,“互惠生”依旧是个陌生的词眼。其实它最早起源于英、法、德、美等国的自发的青年活动。早期模式为寄居在国外的一个家庭免费吃住,并以为寄宿家庭工作作为回报,一方面圆了自己的出国梦,同时获得国际工作经验、享受国外教育资源、结交世界朋友、增长国际见闻等等。

  自1989年,在此模式上的“互惠生计划”正式落实并得到美国官方肯定与支持,并由美国国务院教育及文化部推动。在过去的20多年中,世界各地超过60000名互惠生陆续到美国工作和学习,由于近年来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全球刮起的“中文热”又令许多美国家庭十分热爱和关注中国文化和市场,仰慕中国的历史文化,希望自己的小孩从小能够接触到中文。这些都为中国互惠生的登陆美国家庭提供了良好的感情基础。

  “对于有志到海外深造的人来说,这样近距离地了解一个国家的情况,未来需要做出选择时可以更加心中有数。”业内人士接受采访时表示,出国当互惠生虽然可以锻炼年轻人的生活和学习能力,但对很多年轻人而言,这也是一条充满挑战的道路。因为当互惠生不是单纯去旅游,所以要有吃苦的心理准备。业内人士提醒说,当互惠生有时要看别人脸色、听别人指挥,对那些在家里当惯了“小皇帝”的年轻人会造成很大的心理反差,但习惯了就好了。对于还没学会照顾自己的年轻人来说,要去照顾别人的小孩,这一任务并不轻松。

责任编辑:站长

返回文章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