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文简介-German
  • 法文简介-French
  • 英文简介-English

转发《新京报》采访中国互惠生服务中心网互惠生何玉/侯欣

与互惠生谈真实的互惠生感受

发布时间:2010年8月13日 来源:新京报
新闻导读:

我们是一家人,不需要用“您” ●何玉,23岁,2008年-2009年在德国做互惠生 在玩耍中外语突飞猛进 ●侯欣,23岁,毕业后从事两年珠宝销售工作,目前在德国马格德堡做互惠生

       随着国际间交往的日益频繁,互惠生项目,这个从前以欧美青年参与者占主体的国际文化交流项目,近年来越来越多受到中国青年的关注。暑期来临,又迎来出境互惠生的高峰期。

    记者从国际互惠生协会了解到,去年中国去美国的互惠生大约有1000人左右,去德国的有1500人左右,欧洲其他国家人(法国、荷兰、比利时)总计1200人左右。

  “这个数字是由于欧美家庭接受数量限制(经济危机影响尚未完全过去),总计中国学生申请人数去各国的基本都在实际成行的4倍到5倍以上。  据了解,德国是最先向中国学生开放专门的互惠生签证的国家,目前我国的互惠申请人可以选择去美国、德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奥地利、瑞典、丹麦、挪威、新西兰等国。由于暑期学生有充分时间了解互惠生项目,因此暑期报名人数也有明显增加。

     翼倍国际互惠生服务中心咨询顾问杨品杰告诉记者互惠生项目对年龄的要求因各国政策略有不同。法国、奥地利等国要求不超过28岁;而德国要求不超过24岁。其他的条件是身体健康、有基本的目的国母语交流能力,申请人必须是单身等。而那些性格活泼、开朗、有爱心、容易与人交流的项目申请者,则是所有互惠生接待家庭所期望的人选。了解,目前中国互惠生的年龄层主要在20-24岁,其中以小语种本科、专科学生为主,女生占较大比例。

        中互网小贴士:上述内容对互惠生项目的各国年龄要求更精确的应该是:德国,不进入25周岁之前,如果你已经24岁了,不要以为自己失去机会了,你还有可能。法国的法定互惠生年龄限制是30岁,但如果你超过25岁并工作多年,法语不是很好,将很难拿到签证。还有如比利时,并不需要会官方的荷兰语交流能力才能做互惠生,英语好可与家庭交流就可以。根据CASC中互网众多的申请经验。一些互惠生机构对媒体的言论不经实践和论证,实在是有可能误导广大申请者,人的一生对一个国家只能做一次互惠生,希望大家多方求证信息的准确性。

 案例 1

 我们是一家人,不需要用“您”

 ●何玉,23岁,2008年-2009年在德国做互惠生

 大学毕业后,何玉工作了半年,很想趁年轻出去看看,这时她了解到互惠生项目:“不需要太大花费,还可以体会国外生活。”

   起初,由于和德国家庭不熟,何玉感觉孤独拘束。有一天,德国家庭特意为她开了香槟,告诉她“我们是一家人,不需要再用尊称‘您’了。”通过交流,何玉感觉到了德国家庭真正把自己当成了家里的一员。第一次上德语课时,德国妈妈还特意把她送到学校,和老师交代情况,何玉甚至有爸妈送她上小学的感觉。

    何玉作为互惠生的一天是这样安排的:早上和全家一起吃早餐,把两个小朋友送到幼儿园,之后是自由时间,收拾桌子,和家里联系。中午有时德国妈妈会回来一起吃饭,有时她会做中餐。下午去接小朋友,陪他们玩一会儿。吃过晚饭,和德国妈妈一起帮孩子洗漱,之后给孩子讲故事。负责送小朋友定期参加社区活动。何玉也经常和德国爸妈聊天,教他们汉语。在与家庭沟通后,她还会用集中的几天去周围的国家旅游。“每个月200多欧元零花钱,旅游已足够。” 

    何玉在陪伴小朋友的过程中,感受到了中西方教育方式的不同:“中国家长注重培养孩子的各种特长,德国则只强调动手能力和自理能力。小孩子在外面磕磕碰碰了,家长不在乎。”有时德国宝宝会和何玉撒娇,让何玉帮他们做事。这时,德国爸妈会提醒她,一定要有底线。

    从德语零基础,到现在体会到德国原汁原味的生活,可以用德语顺畅沟通,通过旅游了解不同国家的文化,何玉感觉收获很大。“无论以后会不会留在德国,在德国都有一个家。”

 【经验之谈】

   互惠生心态最重要

    在选择互惠之前,应该通过各种途径,定位自己究竟是否适合做互惠生。在国内的一些互惠生论坛上,可以找到很多记录真实互惠生活的博文。如果把互惠生活凭空想象得太好,出国后很容易产生巨大的失落感。

    作为互惠生,心态最重要。初到国外的新鲜感很快就会被想家和不适应的情绪所代替。独自在外,尤其是想家和忍受孤独的时候,所有小问题都会被无限放大,有时可能会觉得自己寄人篱下。对此,应该在出国前就调整好心态。

 案例 2

 在玩耍中外语突飞猛进

 ●侯欣,23岁,毕业后从事两年珠宝销售工作,目前在德国马格德堡做互惠生

 “现在每次去幼儿园接孩子时,他们都笑着扑向我,这让我感到努力没有白费。”通过网络,侯欣向记者传递了她在大洋彼岸的快乐。

 侯欣正在德国马格德堡一个眼科医生家庭做互惠生,她的工作是陪伴家庭的三个孩子:3岁的小男孩,和1岁半的双胞胎女孩。

 来德国四个月,侯欣已基本适应了当地生活。“最初我不知道怎样跟小男孩玩,因为他说德语非常快。我没办法正确理解。”侯欣说,但德国家庭的父母很好,帮她买了一本德语汉语词典,当侯欣有不懂的单词时,他们会很耐心地教她。在和孩子玩耍时,听力和口语获得突飞猛进的提高。侯欣也会教给家庭父母一些中文词语,小男孩有时候早晨也会和侯欣说句中文“早上好”。这让侯欣很有成就感。

 侯欣照顾小孩子的经验也有了很大进步。“当然,当他心情不好时也会闹闹小情绪,但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侯欣告诉记者,互惠家庭的父母非常的友好,尤其是奶奶,还经常送她礼物。晚上大家经常一起聊中国跟德国的文化差异,饮食差异等,让她在德国的生活充满了乐趣。

 【经验之谈】

 当互惠生前多学外语

 成为互惠生之前在国内要多学外语,跟家庭提前沟通,包括工作量分配和语言班时间安排等。德国的语言班都是一期一开课,要提前跟家庭打好招呼,不然可能要等几个月。此外,毕竟来德国不是为了享受,是来学习的,也是一种工作。照顾小孩时,要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家人,就不会感觉特别累。

 ■ 问题分析

 中国互惠生优缺点明显

 ●谷雨,中国互惠生服务中心网负责人

 中国互惠生的优势是:具有独特的迷人的中国文化背景,具有东方人勤劳、忍耐力强的特点,部分中国学生所掌握的中餐、中医技能也是备受德国家庭欢迎的。

 而中国互惠生的几个问题是:独立性差,大多数是独生子女,没有成熟的应对能力。在处理一些问题时相对自私,不懂得关心理解别人;生活习惯懒散,爱上网,不爱动手,劳动能力差。习惯于家人的呵护,不习惯照顾其他孩子;外语差,中国人的口语和听力水平在初期比较难以与家庭成员深入交流;不善于交流。内心压力大。单纯,比欧美青年同龄人,无论是社会认识还是待人接物的成熟度均有差距。

 ■ 申请途径

 申请互惠生

 谨防“骗子家庭”

 ●Jack Hompes,国际互惠生协会(IAPA)主席

 申请互惠生的渠道和方式基本上与成为互惠家庭的渠道类似。美国必须通过国务院授权的互惠生机构,而欧洲既可以通过机构也可以自己在网上结识家庭后自己办理,但自己办理的风险非常大,并经常出现一些“骗子家庭”让学生权益受损,而这时由于没有相应的互惠生机构介入,学生很难通过自己的努力而维权。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许海玉

 

责任编辑:谷雨

返回文章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