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文简介-German
  • 法文简介-French
  • 英文简介-English

德媒:中国为第三世界培养精英

发布时间:2010年9月26日 来源:中国互惠生服务中心网

德国《法兰克福评论报》9月14日文章,原题:中国铸造精英 中国在为发展中国家培养留学生,仅来自非洲的学生就有12万,这个国家正铸造整个非洲大陆的未来精英。

  巴卡利·库利巴利悠闲地走在北京邮电大学校园里。“这里最安静”,26岁的他说,“中国学生不喜欢到外面,他们怕阳光。”两年前,他获得中国政府的奖学金来华学习5年。在北京这个充满魅力的首都不会感到无聊,但每月1200元的生活费很快会花光。

  库利巴利是中国每年资助的30个马里留学生之一。他们希望未来成为工程师或医生。在中国得到的教育远远超过他们的家乡。同时,他们也是重大地缘战略的一部分:中国从发展中国家吸收成千上万留学生,培养他们成为第三世界的未来精英。

  数字说明一切:非洲留学生比2000年多10倍,来自太平洋区域的留学生也多了几倍。目前,在中国大学就读的蒙古人约有5700,哈萨克斯坦人6500,印度人8500,泰国人1.1万,越南人1.2万。

  与欧美人和日本人不同,非洲和东南亚的留学生来华不仅仅是学习汉语。老挝的彭锡万说,“我们国家迫切需要工程师,而中国的教育具有良好的声誉。”

  中国政府希望每年给2万名来自贫困国家的学生颁发奖学金,作为发展援助和支持国际友谊的方式。教育项目仅是规模较大的合作活动的一部分。例如4月,非洲国家代表聚集北京与中国制定科技合作方案,2000多名非洲农业学家将来华学习。同时,中国将(为发展中国家)培养更多经济学家和管理学家。目前为止,这还是西方援助的领域。

  但中国并非无私。因为这些今天的留学生将是明日的部长和商界领袖。中国还有长期计划:第三世界为中国公司提供了庞大的扩展空间,如发电厂、电信和铁路网建设。中国为发展中国家培养越多的工程师,就会获得越好的机会,就可战胜西方竞争对手。

  该计划能否成功,还难下定论。对很多学生来说,中国只是第二选择。“其实我喜欢去欧美”,来自肯尼亚的奥尼安戈说,“但中国给了我学习机会。”库利巴利则表示,他毕业后并不想回家乡,更愿意留在中国或去条件更好的西方国家。(作者本哈德·巴尔西,青木译)

  英国《金融时报》9月15日文章,原题:中国走进巴西 在亚马逊丛林深处全球最大的铁矿卡拉加斯,大量红土被挖出地面,它们即将穿越半个地球,运抵中国东部沿海的钢铁厂。在那里,它们摇身一变,成为数百个繁荣发展的中国城市里上百万高层建筑的钢筋支柱。

  这两大发展中国家或许坐落于地球的两端,但过去十年,它们之间日益密切的经济纽带已成为全球经济格局演变最长久的象征之一。尽管低调,但今年中国有望成为巴西最大的直接投资者。前不久中巴宣布一系列合作协议,涉及矿产、钢铁、建筑设备与电力输送。

  中国正逐渐成为亚洲及其他发展中国家新一轮自我持续经济发展周期的支柱。中国不仅像过去那样从其他经济体大量购买原材料,还开始在这些国家进行基建和实业投资。欧亚咨询总裁伊恩·布雷默表示,这场由中国引领的与西方脱钩的过程绝非偶然,“这是一项意图明确的政策”。在巴西,脱钩过程造成的冲击感觉最为强烈。

  过去十年,随着对华贸易蓬勃发展,巴西人有时会抱怨,自己国家再次和20世纪时一样,沦为向工业化强国提供大宗商品的角色。但在过去一年里,期待已久的一波中国投资似乎终于抵达巴西。举例说,中国最大的摩托车与汽车制造商之一力帆公司,已在向巴西出口大量产品。如今正考虑在巴西开设一家工厂生产汽车。

  如果说在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经济交往的这个新阶段,对巴西的投资是象征之一,那另一个象征就是全球各地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新铁路网络。中国铁路企业并没局限于铺设这一体力工作,它们希望开始签订高速铁路相关设备的海外销售合同。圣保罗与里约热内卢之间拟建的高铁线路有可能成为它们的第一家海外客户。

  来自中国的需求和不断增长的投资相结合,是上半年巴西经济得以实现8.9%这一中国式创纪录增长速度的原因之一。在巴西,人们担心,像力帆这样的公司只会在该国组装中国生产的半成品汽车成套配件,而无意推动当地汽车业发展。还有人担心在进入拉美等市场方面会出现新竞争。据估算,巴西向拉丁美洲出口的制成品中,有91%将面临更廉价中国产品的竞争。

  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日益紧密的联系或许能在未来十年里为中国自己以及全球经济提供巨大推动力。中国必须竭尽全力,确保发展中世界的新合作伙伴不会觉得被中国经济机器压垮。(作者杰夫·代尔,何黎译)

  香港《亚洲时报》9月15日文章,原题:重新激起对中国(航空)安全的担忧 9月初,东方航空一架航班紧急迫降。3天前,上航一架航班由于装备失灵而被迫返航。此前,一架属于天津航空的客机着陆时滑出跑道。尽管几起事故中没有一人受伤,却增强了这样一种观念:在中国乘飞机是不安全的。

  然而,从更广泛的视角来审视中国的航空安全纪录,这种观念就站不住脚了。尽管中国航空公司面临延误抱怨,该国仍在令人炫目的经济增长中保持着一流的航空安全纪录。诚然,这一纪录因伊春空难而蒙羞,但官方的反应既迅速又透明。仅一年前才开始运营的伊春林都机场是过去10年里建造的100多个小型机场之一。目前中国有165个机场,再过10年,预计将达300个。

  尽管这种增长令人印象深刻,但应被正确地看待。比如,美国人口3.1亿,公共机场有5300个,而中国人口有13亿。美国经济仍踉踉跄跄时,中国正收获两位数增长,这使其巨大的人口变得更富裕和更具流动性。这意味着需要更多的飞机、火车和汽车。专家担忧,如此快速扩张可能导致航空安全标准下降。为了赢利,地方航空公司必须维持小型飞机并以便宜的票价频繁飞行,与此同时,合格的飞行员却很难找到。在这一背景下,不难理解航空安全标准可能会打折扣。

  但同样情况在整个亚洲商用航空业都存在。今年,100座以上的商业运营喷气式飞机全球销售量中,亚太航空购买量占23%。空客预计亚洲航空公司在今后20年里将购买8000架飞机。但谁来驾驶这些飞机呢?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在今后20年里平均每年将需要4.99万名飞行员,但当前的训练能力刚刚超过4.7万名。缺口已导致针对飞行员的激烈竞争。

  在中国的引领下,亚洲正在助推民用航空业的繁荣,这一局面带来一场争夺合格飞行员的全球战争。这种情景下,航空公司的安全纪录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他们支付飞行员报酬的能力。(作者肯特·尤因,陈一译)

  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9月14日文章,原题:中国龙与美国梦 打开你的钱包,抽出1美元面值的钞票,会看到上面印有1776年及意为“时代新秩序”的短语,那象征着美国时代的开始。如今,你可以将这张钞票扔掉了,因为一种新的时代秩序正在出现。这不是美国时代,而是后美国时代。自美国登上世界舞台以来,这将是其首次面临新兴大国竞争对手。中国的崛起挑战到美国最根本的信念之一:即历史总是往前走的。其结果可能导致一种深刻的国家认同危机。

  美西战争为美国世纪拉开帷幕。当时,美德俄英法等个个力争大国地位。接下来的几十年里,美国的对手一个个退出舞台。到二战前夕,主角只剩下3个。二战结束时,德国战败分裂,只剩下美苏两强。又经过40年冷战,苏联土崩瓦解。唯有美国屹立不倒。

  但是,如今美国人要面临某种全新而深刻的变化。其作为超级大国很快就会有伴了。就在不久前,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当然,从人均角度讲,中国仍很贫穷,而且中国前进的车轮随时可能停下。但中国若以当前的速度增长下去,不出一代人时间就将成为与美国旗鼓相当的对手。

  同样令人不安的是,中国走的不是美国的政治、宗教和经济自由的模式———但同样取得了成功。这还不算完。倘若印巴继续崛起,或欧洲和日本复兴,那么到2050年将是强国并立。

  在美国世纪,我们的对手被一个个超越。现在历史开始朝相反方向前进,大国数量逐渐从1个增至2个、3个甚至更多。中国的崛起将从根本上挑战美国的认同感。中国的崛起可启发反思和智慧。美国人或者寻求重塑美国,或者像以往面临类似处境的大国一样,猛烈打击新兴崛起者。也许,美国人将效仿英国人,在相对衰落中找到一线希望。(作者多米尼克·蒂尔尼,汪析译)

  美联社9月16日文章,原题:中国矢言严惩食品安全犯罪 中国周四警告称,严重违反食品安全法规的犯罪者将被判处死刑。这是中国针对从水产品到婴儿奶粉等多种产品爆出致命丑闻的食品行业发起的最新一次整顿行动。

  中国当局业已对一些危害食品安全的罪大恶极者施以死刑,从目前看,当局有意加大力度惩治此类犯罪。

  近年来,中国接二连三发生令国内外消费者惊恐的食品安全丑闻,包括两年前发生的毒奶粉事件。此后,中国对食品安全监管体系进行改革。

  牛奶安全丑闻导致多名奶制品企业负责人锒铛入狱,中国的牛奶行业也因此经历重新洗牌。有两人还被处死。然而问题继续存在,当局今年再度发现被化工原料三聚氰胺污染的奶粉。

  官方媒体援引公安部等四个中央政法部门联合发布的通知称,对严重或涉案金额巨大的食品安全犯罪行为必须予以严惩。“罪当判处死刑的,要坚决依法判处死刑”。

  目前,中国正考虑修改刑法,拟将经济类和非暴力类犯罪从目前的68项死刑罪名中剔除。至于相关修改是否会影响到对食品安全犯罪的惩罚,尚未可知。

  周四的通知还承诺更严厉地惩处接受贿赂以及包庇、纵容食品安全犯罪者的政府官员。(北哲译)

  牙买加《观察家报》9月15日社论文章,原题:讲中文的牙买加人对经济前景至关重要 我们欣喜地注意到,一群牙买加年轻人已经领取奖学金前往中国留学。正如他们那些曾到苏联和古巴留学的前辈一样,他们学成回国,不仅完成大学教育,还将带回东道国的文化知识和语言。我们坚信,现在的这批人将完美地融入未来,许多人都预测未来将是一个由中国主导的新纪元。

  在全球经济危机劫后余生的复苏过程中,牙买加经济面临的困境,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与美国和欧盟的关系异常紧密所致。欧美缓慢兼具不确定性的经济复苏,反过来又使牙买加遭受游客和消费支出减少、出口需求(尤其是铝土矿、氧化铝)降低,以及汇款减少等不利因素影响。

  而中国、印度、巴西、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国经济增长迅速。与此同时,即使在全球经济危机期间,那些被轻视为“新兴市场”的经济体仍保持经济增长,甚至有个别的还超过危机前的发展水平。

  全球经济格局正向着多极化经济体系发展。全球经济中心已转向亚洲尤其是中国,而牙买加在与全球经济新增长点建立联系方面过于迟缓。

  世行最新报告显示,正在进行的世界经济复苏是以不同速度发生的。在很多新兴国家,尤其是亚洲,显现了强劲复苏劲头,而发达国家仍疲软。

  牙买加需要从中吸取的经验教训是,要通过发展多样化国际经济关系,在全球经济体系中对本国重新定位。毫无疑问,会讲中文的牙买加人将成为至关重要的对话者。(王会聪译)

  美媒称中国在与印度争夺亚洲服务业中崭露头角 美国《华尔街日报》9月15日文章,原题:中国乐意为您服务?任何被坏脾气的中国服务员冷冰冰地扔过来一双筷子“伺候”过的人,估计都很难相信这个国家的第三产业会有多大作为。低成本的制造业,中国行。微笑的服务业,中国恐怕不行。

  而且,像IT、会计、金融这种真正的大宗服务业市场也是属于印度的,对吧?

  其实未必。据最近对亚洲约300名企业高管进行的调查发现,中国在地区服务业竞争中似乎不输于印度。这项由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进行的调查,涵盖了IT和会计这类第三方公司服务的使用情况。调查发现,亚洲公司雇用的服务公司有41%来自中国,而来自印度的占25%。

  苏格兰皇家银行分析师本·辛芬多费尔近日在一份报告中说,该调查结果可能存在偏差,因为受访的高管很多来自东北亚。但他仍认为这是中国在服务行业崭露头角的兆头。

  他在题为“中国服务业脱颖而出,印度遭遇挑战”的报告中写道:“中国在服务业越来越有竞争力,并从印度抢占份额,这是有充分原因的。”

  辛芬多费尔认为,这些原因包括:中国的国内市场份额大得多(中国是88亿美元,而印度为35亿美元);中国拥有更多服务业相关领域的大学毕业生;中国更容易进入韩国和日本市场。

  辛芬多费尔表示,中国另一大优势是基础设施更好,但高德纳市场研究公司分析师帕尔塔·艾杨格认为,在没有国界的数字时代,这个条件也许无关紧要。

  调查报告未提及中国的餐饮服务。不过,倘若你是日本或韩国高管,数字时代外包业务的美妙之处在于,你可以不用出门,(通过电脑订餐),自然就会有人微笑着把筷子呈到你的面前。(作者乔希·覃,汪析译)

责任编辑:刘宇

返回文章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