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文简介-German
  • 法文简介-French
  • 英文简介-English

赴美互惠生交钱一年后还在中国

转载自搜狐新闻

发布时间:2012年3月23日 来源:搜狐
新闻导读:

不代表本机构观点,转自搜狐新闻频道。特别提示大家,办理时看清真正办理方是否是符合国家要求的出国业务办理机构,营业执照、协议条款、交费方式均要注意。我们承诺学生匹配家庭的时间段是90天,超期无条件退费。

    

2011年09月21日08:44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2010年,看到有"百名三晋学子赴美互惠行动"的消息后,我就找到负责办理此事的北京正弘互惠中心山西代理,交了3万多元给孩子报了名。如今,一年多过去了,孩子没去成美国,互惠中心山西代理处也找不到了,钱也没人给退。”9月14日,市民刘女士致电本报热线,反映自己遇到的烦心事。

  9月14日、15日,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发现遇到此类情况的并非刘女士一人。9月20日,记者获悉,相关负责人已经和报名学生协商退费事宜。

  交了3万多元,申请赴美互惠生

  2010年1月,由山西青年创业指导服务中心指导、山西景阳青年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与北京中关村现代语言学校主办的“百名三晋学子赴美互惠行动”正式启动。刘女士说,当时,她从新闻报道中看到这个消息,得知要从山西各高校的大学毕业生中选拔互惠生,她儿子想去,她就去山西青年创业指导服务中心咨询,得知这个事情是由北京正弘互惠中心主办,北京中关村现代语言学校只是获得这一事情在山西的代理权。于是,她就向北京正弘互惠中心山西代理了解情况。

  刘女士说,了解情况时,她知道互惠生赴美一年,需要协助所寄宿的家庭做一些日常简单家务,并陪伴寄宿家庭里的孩子,一年后回到国内,由山西景阳青年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给安排工作。而且,只要经过审批,互惠生能享受免费的食宿,免费的往返国际机票,免费的医疗和意外保险,每周还能获得195.75美元的零用钱,折合人民币7万/年,此外还能得到500美元的学习补贴,平均每周有9小时的学习时间,能自由选择课程,还有带薪假期及额外的旅行假期。“这么好的条件,恰巧孩子也想出去看看,我觉得合适,就给孩子报了名,交了2.9万元的申请报名费以及3500元的美国协会押金费。”刘女士说,去年5月,她交报名费时,正弘互惠中心给了个农行曹霞的账号,她把钱打到曹霞的卡里。

  一年多过去,人没出国,钱也没退

  “交了钱后,孩子与互惠中心签了"美国互惠生服务委托协议书",之后拿到几十页纯英文表格填了。当年7月20日,孩子去北京参加了正弘互惠第1007期训练营三天的课程。”刘女士说,参加完训练营的课程后,互惠中心山西代理就一直让孩子等通知。

  就这样,一直等到今年6月,刘女士的儿子也没有等到赴美通知。“我实在等不下去了,就去找正弘互惠中心山西代理处退费,没想到,这个代理处已经搬走,搬到哪儿也不知道,打电话问对方,对方也不说。后来,电话干脆也打不通了。”刘女士说,交钱时,对方承诺,如果60到120个工作日不能成功联系到家庭,就会全额退款。她找不到山西代理,就去北京正弘互惠中心总部找人退钱,但对方还是让她找山西代理退钱。

  刘女士提供的一堆文件中,其中“关于若联系不到家庭,所收费用退还”一条中,写着如果申请人的材料准备完备入库后,60至120个工作日不能成功联系到家庭的,互惠中心将全额退款,签证拒签要收3000元,其他费用全退。

  与刘女士有相同遭遇的还有4人,他们都是与刘女士的孩子一起参加正弘互惠第1007期训练营的山西的大学生。“毕业前,这个活动在学校里进行了宣传,我报了名,为了等着去美国,我始终没找正式工作。”小刘说。

  3家单位的电话,一个也联系不上

  记者留意到,刘女士的儿子与互惠中心签订的委托协议书中,乙方是北京中关村现代语言学校。随后,记者多次拨打北京中关村现代语言学校的电话,但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随后,记者又联系北京正弘互惠中心总部,对方给了记者该中心山西代理的一个手机号和一个座机号,但手机提示已暂停服务,座机则一直无人接听。

  随后,记者又联系了山西景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电话无人接听。记者联系山西青年创业指导服务中心,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说,去年,他们的确是和一家机构合作做这个事情,后来因办理时遇到困难,这个事很难进行下去,就和对方停止合作,具体情况需要与服务中心的总负责人联系。目前,总负责人出差外地,要到19日才能回到太原。

  负责退费人员,已与学生联系

  20日下午,记者联系到山西青年创业指导服务中心负责人。他说,他昨天出差回来后,已听了工作人员的汇报,也及时与负责互惠生工作的负责人杨利民取得联系,对方答应尽快处理此事。“我们只是作为指导中心,给企业免费提供场地,扶持他们创业。”该负责人说。随后,记者联系到负责互惠生退费事宜的杨利民,他说已与退费的5名人员取得联系,正在协商退费一事。

  记者再次联系上刘女士和小刘时,她们都说,已收到杨利民发来的短信,约好了退费时间。

  本报记者 杨洲芬

责任编辑:LLL

返回文章顶部 返回首页